提交咨询

扼述你的案情或者需求,我们将第一时间给予回复

你的姓名
电话号码
你的邮箱
具体事情
您现在的位置: - 法律博客 - 团队成员博客

涉外律师在对英文合同的审核与翻译中应担当的重要作用

作者:James Ling(凌律师) 发布于:2016/2/3 16:28:51 点击量:

马来西亚一家律师事务所与我接洽,邀请我对他们马来西亚一家公司与中国一方的服务外包协议英文合同进行中文翻译。因出价比较高,加上关系到今后互相国际间法律服务的协作与认同,我欣然应承下来。本以为是个还算可以赚点小钱,比较轻松的活计。哪料对方客户在我给予其合同翻译前,通过邮件的要求还真繁琐与正规。首先,要求我出具所里盖章的授权代表书(中英文对照),双方服务合同书(中英文对照),PI(商业发票),然后扫描传过去。不过是一项很小的非诉讼服务,马来西亚那方事务所还真够严谨的,其两项要求我能理解,但还得非要我出具所里盖章的授权代表书。英语不是我们的母语,语言专业人士应该都有体会,翻译法律英语本就难度大,自己拟定法律英语合同,又必须让合作方事务所感受到我们中国律师法律用语的严谨性,可是难上加难,即便我们这样的国际化大所,不是所有的服务都有双语版的固定文书出示,我字斟字酌的根据对方要求的服务内容拟定了双语版授权代表书,盖章后传给对方,对方看后表示欣然。可艰巨的任务还在后面,客户打款后,马来西亚的律师Email给我传来拟定的英文合同,要我审阅其合同是否符合中国的法律。原本以为不会超过十页,在接受这项业务的时候,我也说明了希望不要超过十页,哪料想马来西亚律师拟定的合同事无巨细,什么要求,前提都体现在文书上,特别在知识产权保护那方面,对中方承包方的工作流程,日常工作规程要求得非常详实具体,其合同洋洋洒洒二十多页。虽然我的主要任务是协助合同的中文翻译,但也附带要求我指正英文拟定是否有违背中国法律的不妥之处。我几乎花了半天时间阅读其合同,指出了几点专业上的建议,其建议包括对知识产权那块,要求中方承揽期间其公司及其所聘用的员工的所有开发项目及其衍生产品的专利均属于马来西亚方的协议不合中国法律,双方发生合同纠纷选择中方法院的程序不利要求及其证据审核上全得需要法院指定的翻译机构的中文翻译版本,加上公证认证手续,及其地方法院法官审理跨国诉讼经验的局限性,会造成诉讼成本太大,最好选择中国国际经贸仲裁委员会,在我的建议基础上马来西亚方合作律师对其英文合同进行了修正。

 

鉴于合同文本太长,我委托湖南一家翻译公司进行中文翻译,因为时间紧,翻译工作人员不辞辛苦的赶着翻译。虽然其翻译成果基本尚可,但我通过仔细审阅,亦发现几处表述不当,不符合中文法律表述,表述意思不怎么精准到位,甚至有一处错误翻译的漏洞,比如“Damage”,他们一律翻译为损害,但在有一处其“The Damages”应指损害赔偿金,“Insolvent”被译为处于破产状态,我根据中国法律用语纠正为无清偿能力,“Vicarious Liability”被翻译为代理责任,我根据上下文意思表述,纠正为替代责任。“Contractor”被译为承包人,我根据其合同性质改为承揽商等等与我法律思维有差别的细节歧义。诚然,翻译人员的翻译本来没错,他们已经做到了最大努力。通过与翻译工作人员的商讨及其我意见的表达,得到他们的认同,给予了纠正,并对我凌律师的法律水平及其法律英语的理解表示欣赏。不可否定翻译人员的专业特长及其效率是我们做涉外业务律师无法去替代的,所花时间及其精力也是我们涉外律师无法去投入的。但语言本身就不是机械化的翻译,翻译的深度,成熟度,完美与翻译人员的知识,眼界,阅历是密不可分的。语言的翻译其争议,奥妙之处是,每个人的理解角度不同,翻译出来的风格与意境是有区别的。更何况中英文法律用语表述习惯,深度与寻常英语文章翻译大有迥异。合同本身就在于表述精准,严谨。如要准确表述两种法律语言的转换,还真得具有法律专业背景的人士根据上下文语境,根据法律英语,法律汉语的表述习惯,及其共同拥有的法律思维与逻辑来进行必要的校对与审核,否则会因为翻译不到位而导致当事人承担潜在巨大风险,因语言翻译上的歧义造成委托人的不利与损失。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劳动西路528号大华宾28 邮编:410007 交换链接
电话:86 731 88331217 手机:18874903896 QQ:358499573 传真:86 731 88283443
邮箱 : linghuiming@yingkelawyer.com 版权所有:长沙涉外律师网